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数码 >

中国第一例盲人电子眼睛 告别黑暗看见光明

日期:2020-04-20 11:50:07

 实现了,太震惊了盲人也能看见东西了。他使用的就是一对电子眼睛。没想到现在科技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吧。今天小编分享一下中国第一例盲人电子眼睛,通过连接脑视神经后电子眼睛,让盲人重见这个世界的光明。

中国第一例盲人电子眼睛 告别黑暗看见光明

失明是最痛苦的一件事!眼睛是自然生物进化bug一般的存在,大脑有70%的脑神经用作视觉系统。从起床到睡觉前一刻,几乎每时每刻都要用到眼睛。但是天灾人祸事与愿违,有超过千万人因为后天因素导致双目失明。在未来我们也许不用眼睛就可以看到世界

原理和方法

当你打开这篇文章,手机的光射入你的眼睛中,并在你的视网膜成像。通过视觉神经传入你的大脑。最后经过大脑分析后,你就看到了这篇文章。而一旦你的眼睛出现问题,就没有正确的视觉信号传入你的大脑。那么只要通过方法将图像传入大脑中,失明的人就可以再次看见了。

在颅骨的两侧打孔,让大脑暴露出来,然后在大脑中植入两片三角形的金属片,每一片都有200个微小电极。

直接连到人大脑的视觉皮层。最后将金属片通过颅骨两侧的孔用电缆连接起来。要看到眼前的景物,还要通过放在眼睛前的摄像机的拍摄。这样摄像机和电缆就相当于是人的眼睛。

但是更难的是如何准确地将图像在脑海中显示,前面提到每一个金属片都有两百个电极。当系统触发电极时,会在人的脑海里留下一个瞬间影像。通过和病人的互动。两百个电极一个一个的触发来了解每个电极在脑海里形成影像的位置。

再连接眼睛前面的摄像机,确保指出的点和病人脑海里的点是相同的。最后将这一套系统综合就会让病人在脑海里显示出粗略的图像。

实例

看到这里你会觉得这离我们还有点距离,但是这已经实现了。来自美国密苏里州的雪梨.罗伯逊在19岁的时候经历了一场车祸。雪梨的双眼都受伤了。为了能看到眼前的世界,雪梨自愿地参加了实验

最后在海边,雪梨带上了设备。当他将双手从摄像机上移下来的时候。她如愿以偿的看到了眼前的事物。但设备处于初级阶段。医生也仅仅启动了雪梨大脑中少部分电极。我们不知道她看到的图像。但据她描述他看到了两个白色的点,两个点正是在移动的帆船。 在未来当她能使用所有的电极时,她就可以看清事物的轮廓

最后

也许在未来,当这种电子眼睛发展成熟的时候,盲人就可以恢复视力了。我们也许能看到更多的颜色,通过X光和热成像,就可以透视任何东西。也许就像《刀剑神域》一样,我们通过这种技术体验虚拟现实,只要躺在床上就可以在脑海中打游戏看电影或者穿越到虚拟世界中。如果觉得好看有趣,记得关注我哦~

盲人母亲戴高科技眼镜 第一次得见亲生宝宝

据外媒报道,最近上传到国外视频网站上的一段视频显示,一名来自加拿大多伦多的一名盲人妈妈借助高科技,看到了她第一个孩子的面貌。

报道称,为了让盲人妈妈贝茨能在分娩当天看到自己的孩子,一家名为eSight公司借给了贝茨一台名为eSight眼镜的设备。

eSight表示,这副眼镜价值1.5万美元,有一台摄像头和显像设备,能耐通过计算技术给失明人士带来实时视觉。佩戴该设备的盲人可以放大缩小视野、增强清晰度并更改图像,以便配合人们的不同需求。

虽然价格昂贵,但eSight还是将这台设备借给了贝茨。

贝茨和她的姐姐都患有斯特格病变,是“法定失明人士”,即虽然不是完全的盲人,不过他们的视力十分弱。

贝茨的姐姐称,她在生孩子的时候没机会看到自己的孩子,她不希望贝茨也看不到。于是,贝茨在分娩的当天带上了这副特殊的眼镜。

盲人电子眼:用科技改变盲人的生活

“咱河北省青年创业服务中心的老师说了,钱不是问题,场地不是问题,回去完善产品去,他们会帮我们。”11月28日晚,首届“盐商杯”中国青年创新创业大赛全国赛意向创业组的结果公布,河北工程大学信电学院研二学生李永乾的盲人电子眼项目,获得二等奖,得知结果后,李永乾兴奋地和老师李晓东说。

之后,两个小时的投融资对接会,就有6个投资人找李永乾详谈,“他们对我们这个产品很感兴趣,说我们大学生有社会责任,有的我还没路演完,就给我发短信了。这次真的没白来,不是说获奖了,而是见识了很多非常成熟的创业项目,这是在以往参加过的大学生创业比赛中,接触不到的。一个老总,给我出了很多把这个项目做成的招儿,真是学习了,不过这些都是秘密,不能和你说。呵呵。”李永乾越说越激动。

“这孩子就是机灵,爱琢磨事,琢磨完了就开始瞎捣鼓,闲着就难受。今天想做个这,明天想做个那,我非常喜欢。”李晓东说。比赛中,李永乾被评委称为“疯狂的发明家”,校园里,李晓东就是学生心中的“发明家”,师徒二人因“臭味相投”,成了最好的“创新伙伴”,在李晓东的指导和帮助下,李永乾和其团队成员用两年的时间,研制出一款名为“盲人电子眼”的科技产品,迄今为止,实现了3代技术更新,被邯郸市广大盲友所喜爱。

李永乾很早就意识到,创新来源于生活,光凭自己的想象做一件事情,做出来不一定能有用。于是,他养成了从生活中发现问题,然后用技术解决问题的习惯。

一天在便道上行走,李永乾突然听到一阵极富侮辱的谩骂,“听得都没有尊严,别说被骂的人了”,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位盲人过马路不小心撞到别人的车了,司机正在对那位盲人进行言语侮辱,“这让我很不舒服,我当时就在想,我可不可以做一款辅助盲人出行的工具,让其有效避开障碍物,不再遭受这样的侮辱。”李永乾说。

李永乾查阅资料后得知,目前,中国约有1200万盲人,双眼低视力患者1200万,我国每年新增盲人约45万,而随着人口老龄化程度的加深,新发盲人也会迅速增加。

光有数据还不够,还要了解盲人群体的需求和困难,了解现有导盲产品运用的情况。李永乾发现,国内现有的导盲杖存在很多问题,设计不够人性化,使用不够方便,使用效率低;国外的导盲杖,技术很先进,但使用方法复杂,且价格昂贵,不能被我国绝大多数盲人所使用。

之后,李永乾和团队成员做了两个多月的市场和需求实地调研。他骑着自行车一家一家寻找盲人院,把整个邯郸市都跑遍了,不敢坐公交,因为怕错过了哪家。一次一连走了七八家,由于盲人经常被骗,警惕性高,李永乾被连续好几家盲人院拒绝,有的没等说话,直接把人推出来,他很受挫。“但想把事情做成,就得坚持。越是被拒,我就越觉得他们需要这种产品。” 李永乾说。

市场调研结束后,团队成员立马选材开始试验。“光探头传感器,他们就尝试了红外线、多普勒、超声波三种技术,做了三种探头,前两种失败,超声波的成了。” 李晓东说。

最初的样品出来了,他们拿着去参加了2013年邯郸市青年创业大赛,一举获得二等奖,得到2万元奖金的支持。“那时产品功能不健全,两个探头做得也不规矩,控制盒都没法固定在棍子上,我只能一只手拿着控制盒,一只手拿着棍,线耷拉着去现场演示。” 李永乾说。

之后,他们又不断调研、不断回访,不断完善盲人电子眼的功能,使其不仅可以区分地面和空中的障碍物,还加入了警示功能。

“该项目团队拥有精于发明创造的科学精神,又不失兼济天下的社会情怀,从研发阶段就充分面向社会需求,解决盲友实际困难,是一个商业性和公益性的充满社会责任感的项目。”这是大赛评委给盲人电子眼这一项目的评价。

“我想用科技改变盲人的生活,我的梦想是拥有一家自己的公司。”李永乾说。 

阅读全文

图文推荐